语言language

安徽玉米价格遭遇“过山车”

发布日期:2016-09-20  浏览次数:1148

今年夏秋,安徽省玉米产区风调雨顺,玉米大获丰收。然而,丰收的农民却乐不起来,大量的玉米不仅卖不上好价钱,甚至卖不出去。

丰收的农民为何满脸愁容?

种植成本提高价格却持续走低,且有价无市,收割一个月了却卖不动

    最近,宿州农民有点烦:玉米收割已有一个月左右,家里的玉米还没卖出去。国有粮站不收,农产品加工企业、养殖厂、饲料厂很少收,过去十分活跃的粮食经纪人难觅踪影。 

    “不知是咋回事,这么漂亮的玉米竟然没人收?”连日来,记者深入乡村采访,只见许多农民对着满地满屋的玉米满面愁容。今年农资普遍涨价,种一季玉米的投入 比往年同期要增加200多元,农民本指望多卖些钱“对冲”农资涨价,哪知玉米持续滞销。今年10月初,宿州市场每公斤晒干的达标玉米平均大约卖到1.6 元,比往年同期每公斤2.32元左右的价格低了很多。进入10月中旬,玉米价格一跌再跌,每公斤晒干的达标玉米价格降到1元至1.4元,且有价无市。

    比起散户农民,种粮大户更焦急。埇桥区淮河农机专业合作社理事长李清武说,今年合作社收获的玉米约有160多万公斤,10月10日之前以每公斤1.64元 的价格出售了一小部分,目前还有175万公斤玉米积压。“按成本测算,今年玉米每公斤低于2元出售就得亏本,如果照现在的行情抛出去,100多万元要打水 漂。”“玉米都降到7毛多一斤了,有的才卖到6毛多一斤。”10月19日,涡阳县曹市镇后平村农民李德旺看着满院子成堆的玉米,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他家近 30亩地全部种上玉米,看到玉米丰收心头十分高兴。可是现在亩产上来了,价钱却下来了,一亩地不过800块钱的收入,刨去一亩地需要种子、肥料、浇地、打 药、机割等费用,一亩地的玉米收成也就刚够本钱。

    许多粮食经纪人也叫苦不迭。10月上旬,一些粮食经纪人眼见玉米价格跌至每公斤1.64元左右,抱着“抄底”的心态收购了部分玉米,谁知此后价格持续下跌,被套牢的他们再也不敢贸然收购。

今年玉米为何出现滞销?

市场供过于求,粮贩不敢大量收购;更重要的是,进口玉米冲击国内玉米市场

    记者在宿州市了解到,国有粮站今年午季收储粮食仓容已满。即便有仓储空间,国有粮站考虑到市场风险,也不可能进行市场化收购。受经济不景气影响,过去敞开 收购的农产品加工企业今年要么关门歇业,要么大大压缩收购量。另外,这两年养殖效益下降,一些养殖企业或转型或减小了养殖规模,影响了玉米饲料需求量。

    更为严峻的是来自进口玉米的冲击。农业专家称,今年进口玉米的靠岸价每公斤不到1.2元,而且品质优于安徽省玉米,农产品加工企业、大型饲料厂更愿意使用这类价廉物美的进口玉米。

    涡阳县陈大镇种粮大户孙子富有1100多亩地,800多亩都种上了玉米,平均亩产1000斤左右。目前孙子富的玉米还都堆放在自己合作社的仓库里,没有一 家收购商或商贩和他联系。“今年玉米丰收,涡阳县没有玉米深加工企业,养殖户还是那么多,导致玉米销售没有市场。”

    涡阳县粮食局局长程海伦说,对玉米这块国家除了在东北三省有临时收储政策外,其他地方并没有什么特别政策,玉米也没有保护价,国有企业又不能抬价收购。

    今年涡阳县玉米种植面积达135.7万亩,比2014年的65.9万亩的一倍多。仅播种和种子补贴方面,涡阳县今年就投入超过2592万元。但价格的快速下滑,给刚刚提升的玉米种植热情带来负面作用。

    据了解,在安徽省其他玉米产区,同样出现玉米卖难情况。

    孙子富认为,短期内玉米价格上涨已经很难。一是目前市场玉米供应充足,造成玉米市场不景气。二是玉米价格下降太快,令收购商措手不及,甚至出现收购价格与 抛售价倒挂局面,根本无利润可言。使得粮贩收购谨慎,持观望态度,不敢大量收购。三是新玉米含水分较大,进一步拉低玉米收购价格。

如何避免玉米价格遭遇“过山车”?

参照玉米主产省,实行玉米临时收储制度,同时加强农产品成本调查和价格监测机制

    玉米价格大幅跳水给广大种植户泼了一盆冷水。安徽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张德元认为,玉米种植面积大、产量高,而玉米的主要销售渠道饲料厂的需求明显减少,导致市场供大于求,是此轮玉米价格大幅下跌的主要原因。

    省农委种植业局负责人介绍,安徽省玉米主产区主要集中在皖北地区,其中阜阳、亳州、宿州、淮北、蚌埠5市玉米产量占全省92%以上。近几年,安徽省玉米种 植面积持续扩大,产量稳步上升。2014年全省玉米种植面积1278万亩,今年安徽省玉米种植面积进一步扩大。从需求上看,安徽省70%的玉米被用作动物 饲料,而当前玉米深加工及饲料消费持续低迷,市场需求量缩小,导致供过于求,价格下降。此外,玉米及其替代品进口大幅增加,挤压了国内玉米消费。

    省物价局价格检测局负责人王卫国建议,安徽省应该参照玉米主产省,实行玉米临时收储制度。“当玉米价格过低时,启动最低收购价托市收购,保证农民利益不会 受到太大损失,保护农民的种粮积极性。同时国家应该统筹规划粮食进口,保持总量相对平衡,使之既能满足国内市场正常需求,又不至于对粮食种植业造成冲击, 损害农民利益。”

    张德元认为,应该加强农产品成本调查和价格监测机制,尽快建立全球农业数据调查分析系统,帮助政府在农产品价格、农业补贴上提供重要依据。有关部门应 该准确把握市场变化,及时调整种植结构,不应盲目扩大种植面积。指导好农民及时调整种植品种,寻找经济效益更高的农作物,从而有效保护好农民的利益,帮助 广大农户提升种粮积极性。

    孙子富则建议,是否能考虑建立由政府和保险公司等多方参与的粮食生产目标价格保险机制,可以最大限度地减轻一点农民损失,保护农民种植玉米的积极性。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多数农民家都不具备储存和晾晒条件,玉米收获之后须尽快出售。很多人一忙完农活还要外出打工,不能耽搁时间。种植大户更是急需资金周 转,投入下一季的农业生产。因此,农民渴望政府部门尽快出台相应对策,帮助联系粮食收购企业和农产品加工企业收购玉米。

皖公网安备 34012302000273号